烤兔奶咖

爽就完事了

【莓橘】小说家与猫

【风味人间·莓橘除夕24h】

关键词:男明星

祝阅读愉快! 



纳兰迦从未想过的是,自己有朝一日会和大明星合租。

表面上说是合租,实际上纳兰迦基本不用掏钱——明星先生把他当成保姆,口称没给他开工资已经很对不起他了。好吧,虽然不用出钱确实很开心,但是纳兰迦总觉得别别扭扭的。

尤其是,在这位明星先生原是自己同学的时候……这种感觉就愈发强烈。 

男明星叫做潘纳科特·福葛,纳兰迦为数不多关系较好的高中同学。初识时两人一个十八一个十九,如今年长者已经奔三。福葛虽小他一岁,却也不能再被称为少年。

在年少时下的约定早就忘记,不过最后他们还是重逢——今天是休息日。 

纳兰迦怯怯地望了一眼客厅,男明星正在进行面部护理,闭目养神。青年一头漂亮的金发梳了起来,脸上贴着一张黑不拉几的面膜——纳兰迦实在不能理解这玩意有什么用,但是福葛的漂亮脸蛋好像确实因为这样变得更漂亮了。嗯?这样说怪怪的。纳兰迦撇撇嘴,试探性地走了一步,准备悄没声儿的摸进卧室。

“纳兰迦。”

纳兰迦停住了。

躺在摇椅上的男明星掀起一点眼皮看他,黑发青年吞了口口水,不太灵光的脑瓜子急速运转,最后也没想出来自己半夜不回家的原因。

“你刚到家?”

纳兰迦急忙摇头,也没管福葛看没看见,先一个箭步冲进卧室:“那啥,福葛,我昨晚……出去溜了一圈,但是我很早就回来了,问题不大……!”这借口自己说完都觉得毫无说服力,纳兰迦痛苦面具一次出六个。

话已经说出去了,收不回来。黑发青年心虚地望了一眼客厅,没有动静。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明星先生没有把他骂的狗血淋头,但是没有被骂就是好的。纳兰迦长出了一口气,从抽屉里摸出来一个小本子,郑重的坐下来,开始在上面写写画画。

小时候,纳兰迦有一个小小的梦想,就是做一名大明星——当然,后来梦想被现实打败了。不过这不重要,现在的纳兰迦有一个大一点的梦想,就是让福葛能演一次他写的剧本。

是的,纳兰迦在写剧本。

高中时,纳兰迦已经放弃了他的明星梦,可福葛没有。或许是出于少年特有的叛逆,那时的福葛没有走上父母安排好的音乐路,最后被一所戏剧学院录取了。“你也可以。”那个时候福葛是这样和纳兰迦说的。黑发少年没有把这话当真,十九岁的男孩,手已经磨起茧子,可以对生活的困苦熟视无睹了。家里没有钱——纳兰迦首先明白的就是这一点。

而戏剧学院需要很多钱,很多很多。

福葛和纳兰迦不一样。

他的父母就算因为这件事和福葛翻脸,他们也不会让福葛饿死。

“唉,希望我可以吧。”所以最后纳兰迦这样回答,露出一个局促的微笑。“福葛真的很厉害啊,这么快就收到录取通知书了。”

金发的少年,未来的大明星撇撇嘴,说这不过是父母耍的一点小手段而已。随后他毫不在意地把通知书往纳兰迦手里一塞:送给你了。

那张通知书现在还锁在黑发青年的抽屉里,纳兰迦喜欢它。

过去的事已经过去,纳兰迦不再想它,落笔在本子上画了一只歪歪扭扭的猫。

小说家与猫。

纳兰迦给自己的剧本取一个这样浪漫的名字:讲了一个小说家和一只猫的故事。爱情故事吗?也许不,但他觉得很浪漫——虽然罗曼蒂克的英文纳兰迦拼不出来。不过喜欢就可以了。纳兰迦说,我就是那个小说家,福葛,福葛是一只猫。

——福葛是大明星。

最后纳兰迦还是这样写了。大明星什么时候才能看到自己的剧本呢?

 “你在写什么?”

 纳兰迦惊得要跳起来,他猛的遮住自己的本子,抬头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张乌漆墨黑的面膜。潘纳科特·福葛先生一把把那本本子扯了去,毫不留情地甩下一句:没收。

除非你交代昨晚上干什么坏事去了,否则别想要。

纳兰迦要和他赤急白脸了,潘纳科特·福葛岿然不动。男人瞥了一眼矮自己一个头的青年,嗤笑一声:“这就急了?”

大半夜的不睡觉,我倒要看看你在干什么。这样说的时候,福葛的手指按过本子的名字。小说家与猫?

纳兰迦满脸通红,虽然你是名人,可你也不能不讲道理啊?!

我是一名小说家……福葛很大声地把第一句念了出来。纳兰迦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捂住他的嘴。

福葛,我错了,我交代,我全都交代。昨天晚上?昨天晚上我溜猫去了。为什么溜猫?为了写这个啊……就,我写的……好吧,是猫溜我。啊?没有……我只是……买了几包小鱼干,小鱼干!没花多少钱。福葛,真的,你相信我!

潘纳科特把不相信写在脸上。他哼了一声,把罪魁祸首的本子举起来:没收!

啊?为什么啊?!我已经说了……你说好还给我的!

为了防止你沉迷小说不务正业。

纳兰迦眨了眨眼睛,好半天才明白福葛说的正业就是指做饭和打扫卫生。他气的跳脚,大骂福葛你不是你不是你不是人,我也是有梦想的!大明星了不起吗!福葛先生已经准备躺回去敷面膜了,闻言回头看他一眼,露出一个假笑:抱歉,男明星就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可恶!

纳兰迦愤然不已,准备等人睡着了之后立马偷偷摸摸偷回来——好在福葛还没有仔细看内容。

想到这一点的纳兰迦又松了一口气,如果被发现了,他立马社会性死亡。——发现?发现什么?

发现小说家喜欢猫。 

纳兰迦躺在床上翻滚,用枕头蒙住脸。


中学学业结束之后,纳兰迦就辍学了。福葛考上了好大学,纳兰迦祝福他,祝福完了还是继续出卖力气。这有什么办法呢?生活就是这样的。可偏偏生活又让福葛看到了这样的纳兰迦。

中学毕业后的第一次相遇,纳兰迦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吃速食面。其实他很想吃披萨,可是太贵了。

而就在这时,一个戴着墨镜和口罩的男人在他旁边坐了下来。出于礼貌,纳兰迦只是瞥了一眼,往旁边挪了挪。随后他就听见一声:

“纳兰迦?” 


潘纳科特·福葛捡到一位大梦想家。

“欸……这……”大梦想家坐在高级餐厅的软座里头局促不安,福葛漫不经心地用叉子戳盘子里的牛排。

和以前一样,又和以前不一样。 

“那边那个……?”

“啊,难道是……?”

“他真的好好看啊……明明是男人耶?”

福葛皱起眉,在对面的纳兰迦还在纠结怎么才能不太丢脸。黑发青年略微停顿了一下,哪壶不开提哪壶道:福葛现在已经是大明星了吧?

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只是你的同学。

纳兰迦很腼腆的笑了一下。感觉好像,现在再和福葛像以前一样耍……怪怪的啊。

和以前一样,又和以前不一样。

 潘纳科特·福葛向纳兰迦·吉尔卡发出邀请。

我最近在找房子,要不要合租?

黑发青年愣怔了足足十秒,这句话的信息量好像已经足够他分析一整年。最后他仓促的点了点头,开始埋头干饭。

和以前一样,又和以前不一样。 


大明星有一个小小的秘密。

猫喜欢梦想家。

中学时期猫曾经在午睡时假装不经意地吻过梦想家的嘴唇,好像这样就可能粘一点梦想家的灵气……借口。

到底还是私心太重。

纳兰迦有什么地方触动了福葛先生的心弦呢?他自己也说不明白——爱本身就是毫无道理的啊。是因为诉说苦闷时候的那一个拥抱?还是仰望夜空时候他眼睛里的光?福葛少有的混乱了,好像都有,又好像都不是。

他们曾经约定要一起考上大学——纳兰迦也想考上戏剧学院的不是吗?结果最后这个约定还是蒙尘。考上大学之后,父母最后还是“原谅”了他年少时的叛逆,福葛嗤笑一声,沉默着接受上一辈递过来的酒杯。那个时候,在所谓高级晚会上觥筹交错的时候,福葛先生几乎以为自己把纳兰迦忘了。

忘了是好事。他的经纪人这样说,什么都忘不了才是痛苦。

你已经是大明星了。

注意。


注意个屁。

当他在公园的长椅上看见灰扑扑的梦想家,那个时候福葛先生的回忆开始复苏。

爱情,美妙的爱情。


福葛不认为纳兰迦会回应自己无厘头的感情,于是小心谨慎地提出了一个小小的要求——合租。

纳兰迦同意了,万事大吉。


小说家与猫。

福葛又念了一遍这个平平无奇毫无特色的名字,低低地笑了起来。

我知道你是那个小说家。猫?猫当然不是我。我是大明星,怎么可能是猫呢?

你写错了。明天再和你好好聊聊。


  End.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我完全没有体现出这个关键词的精髓呜呜呜呜呜呜虽然这是我自己写的关键词(靠)接下来就交给下一位老师了!顺便给活动打个广告()看tag!!(耶!)

音乐还在响。 

伴着乐声在朝阳温柔照耀下蒸发升腾的,玫瑰花上的露珠。 

嘀嗒。 

古老的唱片机和钟摆,吱呀作响。

嘀嗒。 

破碎树荫底下翻开的旧书,夕阳斜斜擦过泛黄的纸页。 

嘀嗒。

暗红色的地毯,一直铺到顶楼。 

月色与星光共同从阁楼上倾泄而下,落在男人白色的丝绸上,像是加冕,又像是神罚。 

暗红色的鞋底踩在暗红色的地毯上,玫瑰花瓣被鞋跟碾碎,每走一步都带着血液甜腻的芳香。 腰带上昂贵的皮扣发出金属碰撞的脆响,有个廉价的小玩意掉在地板上,砰地一声。 

晚风吹过树下的书,镀金的封面上写着主人的名字。 

纳兰迦。 

音乐还在响。 

你要和我舞一曲华尔兹吗?


End. 

修改重發。

【草莓橘】甜饼

某一天,纳兰迦收到一盒小甜饼。

粉色的,樱花形状的。

福葛问他:“哪来的?”

纳兰迦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于是福葛严肃的对他说:“不能随便吃来历不明的东西,扔了吧。”

于是纳兰迦扔掉了。


第二天,纳兰迦又收到一盒甜饼。

橘色的,橙子形状的。

纳兰迦有些心动。但是福葛依然劝他扔掉。

于是纳兰迦扔掉了。


第三天,还是一盒甜饼。

红色的,草莓形状的。

纳兰迦学乖了,在福葛劝他扔掉之前先吃了一块。

好好吃——

“你在吃什么?”


第四天,福葛替纳兰迦去收快递。

还是一盒小甜饼。

白色的,铃兰形状的。

福葛不为所动。


第五天,特里休问纳兰迦。

“你有没有收到小甜饼啊?我朋友说每天会给我寄一盒……我填了你的地址,但是我忘了和你说……最近几天应该到了吧?”

纳兰迦:“啊?”


第六天,福葛陪纳兰迦上街。

试图把那些已经不记得口味的饼子全部买一遍。

樱花,橙子,草莓……

纳兰迦说要买别的。

曲奇,巧克力,橙子汽水,草莓夹心脆……


最后两个人提着一大包饼子精疲力尽的坐在咖啡馆里。

纳兰迦看着菜单,点了一杯水果捞。

“所以说不应该扔的那么快啊!”

福葛没好气的拆开一包黄油曲奇,喝了一口热可可。

“我怎么知道?!”

有一只毛皮光滑的黑猫趴在福葛脚边,纳兰迦面前的芒果慕斯散发着甜腻的香气。


太甜了。

福葛这样想。


“再来一杯草莓优格!”

【承花】挚友

花京院单人视角


我捧起沙砾

它们从我的指缝间落下,转瞬之间消失无踪。

我握住流水

它们从我的指缝间溜走,转瞬之间消失无踪。 

我抓住法皇的触手,我发现


这是唯一

不会离我而去的事物。 

是闪烁的、透明的、珍贵的、独一无二的绿色。

我的绿宝石,


就像他的眼睛。


他望向我,

我看向他瞳孔里的影子。


海洋。

他对我说

他是一片海。


我认为他是对的。

沉静的、稳重的、不善言辞的、蓝色的海。


樱桃是红色的。

红色的樱桃樱桃掉落在海里。

而我

爱上一片深蓝色的海。


爱也是红色的。


我的爱是

鲜艳的、滚烫的、炽热的、灼眼的红色。


红色。

流淌在我的血管中

暴露在空气里。


有雨滴落在我的脸上,顺着伤疤流淌。

我喜欢的,青色的学兰

被染成了深色。


我抓住法皇的触手

飞起来了。


向下望去,我和我红色的爱

落在他碧绿的瞳孔里,

溺死在海洋深处。


我并不觉得疼痛。

于是

我笑着对他说,


晚安,

我的挚友。